您当前位置:蜘蛛客网站seo优化 >> 互联网新闻 >> 浏览文章

ofo回应与白马投资广告合同纠纷在保持沟通

时间:2018年12月11日信息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 点击:

  近日,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就ofo与白马(上海)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白马投资)的广告合同纠纷案作出判决。法院责令ofo支付拖欠白马投资的广告发布费510.31万元及对应违约金。

  实际上,一段时间以来ofo一直深陷诉讼泥潭。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今年以来,至少有9家企业将ofo告上法庭,包括上海凤凰、百世物流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、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等。

  12月9日与10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分别致电此次涉案主体双方。其中,白马投资电话未能接通。ofo相关人士表示与白马投资保持沟通,但对是否有能力支付该笔费用等问题未予回应。

  被多家公司起诉

 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,白马投资与ofo就“发布ofo共享单车灯箱广告”签订了三份《媒体代理合同》,发布费用分别约为392.54万元、3157.88万元、510.31万元。前二笔费用已经结清,而从2017年10月28日起,ofo一直未支付第三笔费用510.31万元。

  另外,按照双方约定,“未按期足额付款的,应每日按合同总金额万分之五的比例承担违约金。”

  因此,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认定:白马投资与ofo之间的广告合同关系合法有效;ofo确认欠款后,未及时履行付款义务,已属违约,应当支付价款;同时白马投资主张的违约金符合双方约定,且未违反法律规定,ofo表示违约金过高未被采纳。

  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今年以来,除了与白马投资的广告合同纠纷,正在或曾经起诉ofo的公司分别为: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、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、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、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、百世物流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、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、上海倚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凤凰。

  其中涉及金额最高的是上海凤凰,今年9月1日,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,从2017年凤凰自行车与ofo方面签订了《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》起,双方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,但截至起诉之日,ofo仍欠凤凰自行车6815.11万元的货款。

  公告称,上海凤凰已经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请求判令ofo支付货款6,815.11万元,赔偿逾期付款违约损失186.52万元,支付原告律师费、担保费等20.00万元(暂计),以及案件受理费、保全申请费等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。

  此外,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,2017年8月4日,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与ofo签订《仓库租赁合同》,将2800平方米的仓库按照每月32760元的价格出租,租金每半年支付一次,租期为一年。

  但到2018年2月4日,半年租金到期后,ofo找各种理由推脱支付剩余半年租金,并于5月3日搬离该仓库,实际使用9个月。今年10月,兰州市西固区人民法院判定ofo应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剩余半年的租金196480元。

  资金状况存疑

  目前的ofo还有没有能力支付相应欠款?

  11月27日,上海ofo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,不方便透露工资以及工资变化情况,每月10日,工资正常发放,未出现拖欠问题。

  对此,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、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,ofo近期陷入一系列纠纷是其经营困境的体现之一,这种困境的出现有多种因素,一是自身经营不善;二是外部融资环境改变;三是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开始退潮。

  赵占领认为,其中最关键还是ofo自身原因所致,前期扩张过快而盈利模式单一。最终让投资人、合作伙伴以及广大消费者为其盲目扩张、经营不善买单。

  另外,押金问题也一直是ofo绕不开的死穴。今年6月15日,继取消20座城市信用免押金后,ofo再次取消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厦门、杭州五个城市的信用免押,至此,ofo全面取消信用免押金骑行。

  用户如果想继续使用ofo,除了缴纳199元的押金外,只有通过购买95元的福利包继续免押金骑行。但从今年8月份以来,关于ofo退押困难的投诉直线飙升,部分用户退押时间超过2个月。

  ofo退押金一切正常,上海ofo相关人士则表示,退押金流程在0~15个工作日,超出期限属于退款异常,可以致电客服,有人工专门处理。目前客服人手有限,热线较为繁忙,所以会出现迟滞现象,但其一直都在尽最大努力保障用户退押。

  ofo方面建议,如遇未接通情况,可多拨打几次,也可以在APP直接申请押金退款,如有其他疑问需要咨询,可联系APP在线客服。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
上一篇:智米加湿器更新简单设计 首发价格199元

下一篇:没有了